当前位置:主页 > 时评专利 >人类社会不是非左即右那幺单纯,不然钢弹当年不会被腰斩

人类社会不是非左即右那幺单纯,不然钢弹当年不会被腰斩

发布时间:2020-06-16  作者:   分类:时评专利  

我们这代的台湾人,小时候是看无敌铁金刚和科学小飞侠长大的,这两齣卡通剧情架构都是,坏蛋跑出来要毁灭世界,主角出来对抗(对的,就这幺简单)。剧里面也没啰哩八缩去质疑好人为什幺是好人这种无聊的事情,总之主角们不对抗,人类就会死光光。

到了小学,偶尔看到一些画册有一只拿着光剑和步枪的机器人,也就是单纯觉得比铁金刚帅而已(毕竟是新一代的设计)。一直到中学,才知道这个机器人叫做钢弹,然后上高中,才透过精緻动画的录影带,真的看到这个故事。

钢弹的故事架构就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讲清楚的,一开始好像也和其他卡通没啥差别,主角的敌人打来了,主角阴错阳差上了「主角机」和他们战斗。但随着战斗展开,你才发现,主角这边的「长官」怎幺怪怪的,常常搞些很鸟的事情。然后你又发现,主角的敌人那一边,是因为受到主角这一边的人长久欺负之下,忍无可忍起身反抗的。然后主角也不是像铁金刚主角兜甲儿一样,觉得和邪恶战斗是他的天职,他甚至从自己的阵营逃出来过,还和另一边的人交了朋友。而另一边的人,个性老实说比主角这一边的人讨喜多了。

人类社会不是非左即右那幺单纯,不然钢弹当年不会被腰斩 《剧场版 无敌铁金刚/INFINITY》曼迪传播有限公司发行

故事这样一直发展,你当然会问,如果敌人并不是想像中邪恶的人,你为什幺要和他们战斗,你不想这样战斗逃离伙伴到底对不对。

这幺複杂的故事,儿童们(当时的卡通就是拍给小孩看的)当然看不懂,年长一点的少年、青少年又不知道他们家的电视频道正在展开一场革命,结果因收视太低惨遭腰斩。如果不是模型玩具在商业上的成功,今天整个日本动画工业的样貌恐怕都会大大的改变。

不过铁金刚世代受到铁金刚的影响已经造成(或者说,这是人类天性),例如用单纯的好人坏人去看事情,例如觉得帅哥就是好人、胖子就是丑角,长得怪的人一定就是大坏蛋、正妹一定只能当帅哥男主角的女朋友。其中影响最大的,就是「单纯的好人坏人去看事情」这一项。

其实不管是美苏冷战、中国的国共内战、全球性的左右对抗、台湾的蓝绿恶斗,只要是两极对抗的型态成型,我们必定会把对方阵营邪恶化、然后当自己是正义使者,因为这样做才能凝聚最强的战意(但不是战力)。但事实上是这样吗?美国在冷战时期于各国的胡搞瞎搞,透过左左的渲染,我想大家多多少少有耳闻,而打着建造人类社会乌托邦的苏维埃共产党,更是搞到国内经济崩溃、政治白色恐怖、种族清洗,然后大饥荒不绝,饿莩满地。

中国的国共内战更不用说,国民党的邪恶台湾人是一清二楚,但打跑国民党的共产党,搞到中国成什幺样子,现在史料也愈来愈多,而且,中国共产党的恶行还是现在进行式。

人类社会是複杂的,怎幺可能用二分法去解析,「左右」是最明显的。关于左右的演变,陈以礼有写过很精彩的解释,这边就不多说,我最近被邀请加入一个所谓右派Line群组,有趣的是,这个群组最常讨论的事情,就是「这件事情右派的态度是什幺」。

我以前忝为左胶,在左派的团体里面,几乎不会有这种疑问,大家都很清楚身为一个左派,这件事情我们应该抱着什幺态度。为什幺,左派才有共同的政治意识形态,有应对事情的标準反应,而且每个人几乎都一样,然后他们坚信自己相信的东西绝对是正确无误的,这才能形成一种具有行动能力的团体。

右派是没有这种东西的,所以我说的那个群组,大家才会一直在问「关于这件事情右派应该怎幺反应」。

简单举一个例子,因为一直是新闻焦点的柯文哲最近把他做成功的都更案件拿来当政绩打,就有网友拿来群组讨论。当然基于自由市场原则,大家都反对这种「公办都更」。问题是,你会发现,不论是乐生、大浦、文林苑,甚至更早之前的台北市14、15号公园,会跑来阻止政府运用公权力改变都市样貌的团体,都是坚定信仰社会主义的左派。

如果政府做这件事情左、右派都反对,那政府在这个时候到底是左是右?

二极对抗是因应斗争衍伸出来的产物,主要的功能当然就是斗争,当然不能拿来解析複杂的人类社会。人类斗争总是为了利益,生存的利益、活得更好的利益,为了坚定争取这些利益的心志,并且合理化牺牲别人的手段,才要弄出大义名分(也就是文青嘴中的中心价值)。

只是人类社会是複杂的,利益的产生也是複杂的,争权夺利到最后,甚至会发现其实是有双赢之道的。僵化的大义名分没办法应付这幺複杂的变化,满嘴大义名分的人只好不断地为自己的利益在大义名分上加但书,结果让大义名分变成一种只有你要遵守、只有你要牺牲,我不用的怪异东西。

钢弹的最后一幕,是主角阿姆罗流着泪说「啊,我还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啊」,人类要的,有时候只是这幺简单,但「殖民地人民的独立自主」和「地球圈人类社会秩序维持」,两面大义大旗,却让人类社会丧失了一半的人口,地球圈大粮仓寸草不生,种种地狱一般的恐怖景象。

正邪大战的煽动力是很大,人类社会的複杂难以单纯分析是很难接受,不然钢弹当年不会被腰斩,搞政治的不会一天到晚要发起圣战。我只能说当有人要你高呼反清复明、为反清复明而伤害别人、甚至为反清复明而牺牲的时候,先问问他抢回的女人和金钱在哪,明确地要他指出属于你的那一份。大家功利一点、冷静一点,整天想要煽动别人去死换取自己利益的浑蛋算计,就比较不会那幺容易成功。

相关文章